世界上最大的煤电碳捕集项目开始调试,每年可捕获100,000吨二氧化碳。
时间:2019-03-24 15:18:25 来源:阿图什农业网 作者:匿名


今年9月22日,胡锦涛主席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上承诺,中国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的碳排放量将“显着”低于2005年的水平。

在全球哥本哈根会议结束后,记者了解到,中国华能集团的二氧化碳捕集项目,即上海石洞口第二发电厂建成的世界上最大的燃煤电厂,已进入调试阶段,可捕获100,000每年完成后。吨高纯度二氧化碳。

中国的煤电碳捕集技术一直走在世界前列

中国的碳减排工作面临巨大压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中国近40%-50%的二氧化碳排放来自燃煤发电。即使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也只占一次能源消耗的15%左右,而较大的份额仍然被传统的化石能源所占据。因此,发电厂的二氧化碳捕集是中国最重要的碳减排技术之一。

目前,发电厂有三种主要的二氧化碳捕集技术路线:燃烧前脱碳,燃烧后脱碳和氧燃料燃烧。其中,基于IGCC(整体煤气化联合循环)的燃烧前捕集技术可能是能耗最低的路线,但中国没有IGC C电站的商业运行,发电装机容量超过6亿千瓦。是一个传统的燃煤发电站。燃烧后烟气CO2捕集技术是传统燃煤电站最适合的技术,最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实现商业化。因此,燃烧后烟气CO2捕集技术是降低中国单位GDP碳排放的最佳和最有效的手段之一。

2008年7月16日,中国华能集团有限公司利用华能集团的自主知识产权,完成了中国首个燃煤电厂烟气二氧化碳捕集试验示范系统的生产,年回收能力为3000吨。西安热能工程研究院。该研究所开发的燃煤电厂二氧化碳捕集技术和国际领先水平——捕获二氧化碳浓度超过99%的二氧化碳,二氧化碳浓度约为13%,然后经过精炼系统最终产生纯度。达到99.99%的二氧化碳产品,高于食品级纯度要求。该系统已投入运行一年,设备运行稳定可靠,技术经济指标达到设计值,二氧化碳回收率达85%以上,日产量达9吨,累计二氧化碳已回收3,500吨,并已全部重复使用。示范。

在此基础上,华能集团于2009年在上海石洞口第二电厂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燃煤电厂二氧化碳捕集项目。建成后,每年可捕获10万吨高纯二氧化碳,这是一个传统的燃煤电厂。技术可持续发展和有效减少单位GDP的碳排放探索了新的方法。

目前,华能集团仍在建设和运营“华能上海电气温室气体减排研究中心”和“华能北京温室气体捕集与处理实验室”,以开发和展示形成自主知识产权的关键技术。燃烧后烟气二氧化碳捕集技术有助于中国低碳经济的发展和单位GDP的有效降低。

华能集团投资建设中国首个IGCC示范电站——华能天津IGCC示范电站也于今年正式启动,这是华能集团倡导的“绿色煤电”项目的第一阶段,力争完成和2011年投入生产,在此基础上,建立了绿色煤电实验室,利用试验装置研究燃烧前二氧化碳捕集技术。同时,加强与石油,地质等行业的合作,共同推进IGCC和CCS(碳捕集与封存)发电技术的产业规模示范过程。

#页#

尽快进行碳储存技术研究

碳封存是捕获二氧化碳的重要处理方法之一。近年来,欧美国家一直致力于研究二氧化碳的地质封存技术,并将其作为未来实现大规模二氧化碳减排的最重要技术手段。对于中国而言,在研究的初始阶段,通过资源利用可以大大降低二氧化碳的捕获成本,从而有效促进二氧化碳捕集技术的发展,优化资源利用,降低单位GDP的碳排放。

二氧化碳不仅可以用于食品,化工等行业,还可以有效提高石油产量。美国在20世纪80年代证明并推广了这项技术,这使得一些枯竭的油井能够获得长期稳定的生产。通过捕获二氧化碳生产工业级二氧化碳可以取代传统的化学工业中常用的煅烧石灰石生产二氧化碳的方法,既降低了成本又节约了能源,满足了国家长期的需求。工业发展。根据20世纪90年代在江苏油田,大港油田和辽河油田进行的相关实验研究,在中国枯竭的油井中,1吨二氧化碳可以增加0.5-1吨油的产量,每吨二氧化碳的经济效益增加几千元。它不仅具有很大的经济价值,而且还减少了水的使用。它还可以永久密封油井中的二氧化碳。国际能源署(IEA)和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都指出,发电厂大规模捕集和储存二氧化碳是减缓气候变化的最重要技术途径。欧盟,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正在进行相关研究。在上个世纪末,美国和日本捕获并生产了二氧化碳。生产规模为10,000-30,000吨/年,主要集中在化工厂自备电厂;德国黑泵电厂2008年建成30,000千瓦。富氧燃烧捕获,随后是地质储存项目,这是世界上唯一完整的二氧化碳捕获和储存项目; 20世纪90年代,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开始在海底油田封存大量二氧化碳,现在已经封存了数百万吨的二氧化碳;在20世纪80年代的美国,二氧化碳被用来增加石油产量。在美国北部,数百公里的管道被用来将二氧化碳输送到油田。通过二氧化碳生产技术,枯竭的油井已经稳定了20年。以上。

二氧化碳捕获中遇到的问题

有关专家指出,中国二氧化碳捕集工作存在三个问题:

一是研发投入高。二氧化碳捕获技术需要在测试系统的投资和操作过程中进行大量投资。仅通过企业的投资很难支持项目的运营。这要求政府支持研发,引导企业发展技术。

第二是资源利用中遇到的困难。高能耗操作是二氧化碳捕集技术面临的最大问题。因此,捕获二氧化碳的资源利用不仅可以减少温室气体排放,增加项目的可持续发展收入,还可以获得一些效益,抵消部分。降低温室气体成本,促进技术成熟。然而,在石油和天然气田附近的一些地区,一些公司通过直接开采这些气井获得二氧化碳,并在市场上廉价出售。还有一些化学公司每年使用二氧化碳燃烧二氧化碳并消耗数百万吨石灰石。这些做法不仅与气候变暖和温室气体减排背道而驰,而且还消耗了大量的资源和能源,阻碍了燃煤电厂二氧化碳捕集技术的回收利用,阻碍了这项技术的发展。三是缺乏跨行业的大型企业合作平台。二氧化碳捕获和储存是两个不可分割的部分。大规模二氧化碳用于增加石油和煤层气的开发,不仅可以获得资源利用,而且还具有大规模储存的潜力。它被认为是近期最重要的二氧化碳储存方法,国外多年来一直在该领域进行示范。 ,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中国电力公司华能集团在这一领域的二氧化碳捕获方面已经在世界上处于领先地位。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在中国的石油公司已经在二氧化碳生产二氧化碳方面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论证。工作,但另一方面,这些公司还没有建立相互合作的平台。二氧化碳捕获和储存尚未相互关联,这已成为阻碍中国二氧化碳捕获和储存的最重要问题。

#页#

迫切需要在国家一级制定碳捕集与封存计划

针对二氧化碳的捕获,储存和利用,相关专家建议政府考虑战略布局,关注未来,支持技术发展,并提出四点建议:

首先,迫切需要制定国家级二氧化碳捕集和封存计划,统一的国家部署指导和该领域的研究集中。近年来,国内许多机构已开始研究二氧化碳捕获和储存技术。由于缺乏国家统一部署,一些研究内容反复分散,一些重要的研究方向空白。

二是加大科研投入,尽快开发多种工业规模的二氧化碳减排和储存或利用示范系统,建立研究平台。一方面,它发展自己的核心技术,另一方面,它建立了一个研究团队,并在此基础上,逐步发展工业级示范,以充分掌握技术,降低运营能耗和投资成本。上述海域10万吨/年二氧化碳捕集装置已投入研究项目和能力建设,已成为中国国家级试验基地。

第三,国家部委和委员会将率先为中国经济寻找出路,利用二氧化碳,协调燃煤发电站和石油公司尽快合作,开展二氧化碳捕集和石油生产示范,并提供相应的财政支持和配套优惠政策。第四,在应对气候变化的背景下,国家应该出台相关政策,关闭从气井中提取二氧化碳的气田,以及增加二氧化碳排放的公司或工艺,如石灰石煅烧,以获得二氧化碳,并鼓励使用化石燃烧过程。获取二氧化碳的过程促进了中国二氧化碳资源利用的发展。